1. 投资网-互联网干货生产社区首页
  2. 干货硬核

伊朗苏莱曼尼事件你们都说错了(文\张天一)

 

近日,伊朗重要军事实权人物苏莱曼尼将军被美国点杀,引起了新年国际局势动荡。

我在朋友圈看到许多朋友抱着吃瓜心态热烈讨论,论调千奇百怪,不一而足。

 

很多人之前对苏莱曼尼一无所知,对这次事件也感到意外,更有人认为这是是川普总统鲁莽无知的行为。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

我们可以简单复盘一下,最近这几天在中东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91227日,中俄伊在阿曼湾联合军演;

20191227日,伊拉克北部一处军事基地遭袭,致一名美籍承包商遇难;

20191229日,美国展开报复,对真主旅位于伊拉克和叙境内的设施进行空袭,导致数十人伤亡;

20191230日,美军对真主党据点发动多次空袭,炸死三位伊朗导弹专家;

20191231日,伊拉克示威者冲击美国驻伊拉克大使馆,抗议美国冲击;

202013日,美国击杀苏莱曼尼将军;

这一系列事件在一周内剧烈升级的真正起点,是中俄伊联合军演。

军演导致冲突升级,冲突升级导致有美国人意外死亡,冲突继续升级,引发了伊朗策划的冲击美国大使馆。

而曾经卡特总统时期的伊朗美国使馆人质事件,是美国人心中的敏感神经。

冲击美国使馆的行为,迅速引起了川普总统的激烈反应——即果断击杀苏莱曼尼。

 

击杀苏莱曼尼,在技术上没有任何难度。

但是美国此前一直没有动作,是因为击杀苏莱曼尼对美国没有任何好处:

其一,苏莱曼尼身亡,意味着失去一位能整合协调中东各个什叶派的人物。

面对碎片化的各国什叶派武装,将来美国极其盟友连交涉对象都不一定能找到。由此带来的失控和混乱,实际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其二,苏莱曼尼身死,会让伊朗国内民族主义情绪被剧烈激发,以鲁哈尼总统为代表的对美温和派会失去回旋空间。

伊朗国内的局面,本来是哈梅内伊居中调控,维持鲁哈尼温和派和苏莱曼尼军事强硬派的微妙平衡。

现在苏莱曼尼死亡,将彻底使得伊朗的温和派失去话语权,鲁哈尼总统要么转变自己的论调,要么失去自己的政治生命。

所以,击杀苏莱曼尼,对美国缓和与伊朗关系,稳定中东局势,没有好处。

这次美国不顾利益考量,跳起来坐不住的真正原因只有一个:

中国、伊朗、俄罗斯的军事联盟,触及了美国的底线,致使其作出了非常明确的应激反应。

 

卡特时期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在其《大棋局》一书中曾有这么一段话:

 

“最大的潜在危险是中国与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

结成这种 “反霸联盟的原因不是意识形态,而是相互补充的不满。

 

这一联盟在规模和范围方面同中-苏集团曾经构成的挑战有相似之处,尽管这次当头的可能是中国,而俄罗斯是随从。

 

虽然出现这种意外情况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为了防止出现这种情况,美国必须同时在欧亚大陆的西部、东部和南部边缘巧妙地施展地缘战略手段。”

 

我国与伊朗、俄罗斯的军事联盟,在亚欧大陆拉起一张巨大的三角铁幕。

这对美国而言,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如果仅是俄国在背后支持伊朗在叙利亚打代理人战争,美国尚可背后支持以色列、沙特在中东博弈。

但是我国的入局,则直接让美国寝食难安。

网络上有许多文章从石油的角度来论述我国参与中东事务的必要性。

然而在我看来,中俄伊的军事联盟有着较大风险。

第一,经济、外交支持与军事联盟是两码事,中俄伊的军事联盟会触碰美国的底线神经。

此种演变,可能会使得中美间对抗变得无可挽回。

虽然有许多网友都认为长期上看,中国的崛起必将触发与美国的冲突碰撞。

然而,在新兴大国崛起时,最害怕的是预言的自我实现 —— 因为假设了立场,所以基于假设产生一系列行为,这些行为最终恶化了局势,最终导致结果无可挽回。

在这个过程中,知识分子的不断吹风,又为舆论和民众的某种悲观心态披上了合理化外衣,导致最终形成一种无可挽回的集体无意识。

 

简单回顾历史,我们就可以看到,从罗曼诺夫俄国到威廉德国到希特勒德国到昭和日本到冷战苏联,他们都无一例外地陷入了这种“预言自我实现”的陷阱,以挑战者的姿态与领导者国家走向决裂,最终导致崛起失败。

中美不会必然走向对立,至少我们不能让这种假设来主导我们的行为,而应尽最大努力避免此种情况发生。

在这个过程中,面对舆论及民众心态的集体无意识,也应保持最大程度的冷静。

所以,对于可能触及美国底线反应的行动,我们也应尽可能避免。

中俄伊军事联盟(一定程度的外交、经济联盟我觉得都可以、也有必要),正是一类我们应考虑避免的事情。

第二,中俄伊之间的联盟基础并不牢靠。中国、伊朗、俄罗斯是三个意识形态迥然不同的国家。

且不说伊朗与俄罗斯在历史上漫长的纠纷,中国与伊朗也是缺乏意识形态互信基础的。

今日俄国与伊朗走到一起,仅仅因为有共同的敌人美国。

如我上文所述,这一条理由不应成为我国加入联盟的原因,因为我们不能将美国假设为必然的敌人。

所以,这样的一个联盟本身,就是不稳定、缺乏互信基础的。

今日伊朗,社会极端不稳定,民困国乏,其称霸中东的外交政策早已使得政府处于摇摇欲坠状态。

领袖哈梅内伊年事已高,如果这位政治强人驾鹤西去,这个国家找不出第二个能驾驭局面的人物,走向混乱是个定局。

这样一个不稳定的伊朗,又以什叶派保护者自居,一旦政局失控,为宗教、民族意识冲动主导,挑起更多中东纠纷,恶化局势,作为其盟友,恐怕会受拖累。

恰如一战前,塞尔威亚青年普林西普刺杀奥匈帝国费迪南大公,帝国必须予以行动,由此引起东斯拉夫人守护者自居的俄国干涉,紧接着就是作为奥匈帝国盟友的德国被迫拖入了与俄国的冲突,引起后续一系列连锁反应。

一个不稳定、难以控制自己行为的盟友,从来都不是一个好盟友。

综合以上,我慎重认为我国对中东事务应当保持一定距离。

此文并不符合主流大众心态,我本也不必公开撰写发表此文,但作为一介书生,我还是受某种责任道义感驱使,表述个人观点,各位姑妄听之。

2020年,世界形势波云诡谲,我由衷地感受到生活在中国的幸运。

我坚定地祝福、相信我们的国家会顺利完成伟大复兴。

但是在这个关键转折点上,我们更应冷静、沉着。

我们要看到我国安全形势之复杂危险:

陆海双面地缘挤压,北有俄国,东有日韩,南有印度,西有中亚中东混乱泥沼,更有美国将中国崛起视为挑战,可谓东南西北处处承压。

而今日之中国与过去中国,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过去我们不过作为大国博弈眼中的地缘棋子,时而联苏,时而联美,左右逢源即可。可今日形势对我们的要求,是成为执棋者。

 

所谓韬光养晦,早就是旧黄历,没有任何可操作性。

我们不可能当房间里的大象,中国也必须有自己的主张,以地球为棋局,展开广泛的博弈与合纵连横,获得自身发展空间。

但这并非意味着中国一定要做秩序的挑战者。

在这个过程中,形势是不断变化的,任何静止的假设前提、思维定势都是危险的,任何简单的二元敌我划分也都是危险的,模棱两可待时而动,才是正确的姿态。

不幸的是,民众往往讨厌混沌的辩证法

这条路,充满着对中华民族智慧考验。新的一年,希望一切越来越好!

发布者:投资网发布,转载请说明出处:https://www.touzi.io/archives/1003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