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投资网-互联网干货生产社区首页
  2. 干货硬核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来源:蛋解创业(ID:manjiechuangye)

创业之所以残酷,是因为市场从来不讲情面,不会因为你可怜,就对你温柔以待。只要你稍微犯点儿错,就会被市场教育,而且代价可能会很凄惨。

2019年倒闭了300多家企业,虽然数量上比2018年少,但是却有很多都是曾经的知名企业,甚至还有资本追捧的独角兽。然而这些企业,最终都倒在了2019。

那么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又给创业者留下了什么样的启示呢?

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2019年倒闭的那些知名企业。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爱屋吉屋,互联网模式“折戟麦城”

2019年1月,爱屋吉屋被曝官网和APP全部关闭。

2014年成立的爱屋吉屋是一家线上房产中介,以二手房交易和出租为主营业务。成立之初就是宣称要依靠互联网,颠覆传统房产中介。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内,完成5轮融资,累计融资3.5亿美元,估值超过60亿,成为当时成长最快的“独角兽”。

爱屋吉屋的创始人之一邓薇曾经说过:“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门店模式和商业逻辑必须改变”。在互联网思维的指导下,爱屋吉屋摒弃了传统的线下门店,采用纯线上的模式。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为了抢占市场,爱屋吉屋采用了传统互联网公司烧钱补贴的策略,用低价吸引用户。

初期,爱屋吉屋将主要精力放在上海市场的拓展,推出了“租客佣金全免”的补贴政策,也就是租房不需要中介费。这个政策帮助爱屋吉屋在很短的时间内,拿下了上海整租市场28%的份额,跃居行业第一。另外在二手房市场,爱屋吉屋只收取1%的佣金,而当时行业的平均水平是1.5%-2.5%。

除了用低价策略获客,另一方面针对房产经纪人,开出了6000元底薪+65%的高提成。用这种诱人的条件,吸引了大量房产经纪人。

疯狂的烧钱,让爱屋吉屋的扩张速度很快。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5月,爱屋吉屋成交的二手房达到2400套,仅次于链家的4000多套,排名上海第二。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然而尽管抢占了大量的市场份额,但这是因为疯狂的烧钱补贴。所以这些市场份额,并没有能够为爱屋吉屋贡献利润,提升的只有估值。

爱屋吉屋这种模式,只是把传统房产中介获取客户的渠道放在了线上,并没有解决用户在实际交易中存在问题,也没有改变房产市场的商业逻辑,而且和传统房产中介相比,爱屋吉屋的服务质量并不好。

传统房产中介,以线下门店为依托,对周边的房源都非常熟悉,能够根据客户的需求,推荐合适的房源。但是在这一点上,爱屋吉屋要差很多。曾经有用户表示,经纪人对周边小区的情况根本就不熟悉,还要一边问路一边找,这个服务过程的体验极差。也就是说,爱屋吉屋除了价格优势,毫无竞争力。

可疯狂烧钱之后,投资人是要见到回报的,做生意是要赚钱的。但这个时候出现了问题,房产交易,是极低频的需求,基本不会有复购。换句话说,平台没有从用户身上获取第二次价值的机会。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利润只能从新客户身上赚了,所以爱屋吉屋逐渐提高了佣金比例,一直恢复到行业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对经济人提出了严格的KPI指标,以二手房交易为例,每个月完不成两单的经纪人就会被开除。

失去了价格优势,爱屋吉屋也就失去了竞争力,即便是严格的KPI指标,也难以挽回颓势。为了节约成本,从2016年初,爱屋吉屋开始裁员,但是根本无法解决问题。2016年下半年,房地产市场调控力度加大,二手房交易降温,爱屋吉屋彻底无力回天。一直到2019年初,正式关停。

同样是线上房产中介,自如和蛋壳公寓,选择了与爱屋吉屋完全不同的策略。没有依靠烧钱补贴获客,而是重点打造用户体验。

自如和蛋壳公寓,拿到房源之后,都会进行重新装修。让客户在入住之后,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居住体验。并且还有保洁人员,定期上门服务。经纪人带客户看房的过程,服务质量也比爱屋吉屋好很多。

尽管自如的房子曾经有甲醛超标问题,这对自如的品牌产生了负面影响。但是在商业模式上,自如和蛋壳公寓的选择,都要比爱屋吉屋更好。所以最终,倒下的是爱屋吉屋。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熊猫直播的生与死,
创业不是一场“游戏”!

2019年3月,运营1286天的熊猫直播正式宣布关闭网站。曾经红极一时的“泛娱乐直播平台”,正式成为了历史。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众所周知,熊猫直播的身世可是不一般,其创始人是王思聪。但王思聪的光环,并没能挽救熊猫直播。因为商业是残酷的,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就变得温顺。

2015年10月21日,熊猫直播正式上线公测。11月,获得数百万天使轮投资。成立之初,王思聪为熊猫直播拉来了很多颇具人气的大主播,还用自己的私人关系,请来了鹿晗、陈赫、林更新、林俊杰、杨颖、彭昱畅等明星,频繁为熊猫直播站台。

依靠明星的人气,熊猫直播迅速成为当时直播行业的第三,仅次于虎牙和斗鱼。除了签约大主播,熊猫直播还先后自制了《Hello!女神》、《电竞不凡》、《PandaKill》等综艺节目。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巅峰时期的熊猫直播,风光无限。但大厦的倾颓,往往是从内部开始的。

2016年9月,乐视网、博派资本、辰海投资、奇虎360等机构,共同完成对熊猫直播的A轮投资。随后在11月,奇虎360又进行了战略投资。360的进入,也为熊猫直播内部的“派系斗争”掀开了序幕。

2017年5月,熊猫直播获得由兴证资本领投的10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但是在B轮融资之后,股东层面开始变的混乱,持股比例分散,对于C轮融资造成了一定的麻烦。

而且还直接影响到管理层的“派系斗争”,导致内部管理开始出现混乱。甚至到后期,基本上就没什么管理了。娱乐资本论曾经报道过,熊猫本身的管理非常混乱,一个事儿走程序少则半个月,多则一两个月。

知名主播“囚徒”曾在直播中透露,熊猫直播的员工就是“混吃等死”,员工基本不作为。

但直播是一件非常重运营的事情,直播平台主要的营收来源包括用户打赏的虚拟礼物、游戏厂商的广告投放、相关周边产品的合作。但是这些,都需要良好的运营,需要帮助主播打磨直播内容、维护直播秩序、管理粉丝、对接商家、运营产品等。然而在混乱的管理下,这些基本上是非常混乱的。

熊猫直播内部从上到下的混乱局面,导致迟迟拿不到C轮融资。而直播又是一个非常烧钱的生意,仅仅是网络带宽成本,每个月就要消耗数千万费用。再加上签约主播,王思聪也是大手笔,动辄就是上千万的签约费用。

疯狂的烧钱,内部的混乱,得不到资本输血,熊猫直播最终倒在了2019年的3月。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尚品网猝死
不是所有生意都适合线上

2019年7月,尚品网宣布停止服务。这个运营了九年的奢侈品电商独角兽,最终还是倒下了。

而2019年5月和6月,尚品网还举办了两次促销活动。结果仅仅过去几十天,就倒闭了,这种短时间内的急转直下,被外界称为“猝死”。

2010年7月成立的尚品网,是国内首个提出“会员制+分享型”的奢侈品社交电商,在成立最初的两年时间里,获得了超过7000万美元的融资总额,更是被其天使投资人雷军称为可以比肩甚至超越京东、阿里的存在。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然而尚品网的风光仅仅维持两年,就进入了长达七年的生死挣扎。因为销售假冒的BURBERRY品牌,尚品网堵死了奢侈品电商本就狭窄的道路,奢侈品大牌都不再敢与尚品网合作。

对于奢侈品行业来说,售假是最不能踩的红线之一。为什么尚品网还是敢踩?这就要说到奢侈品电商的一大痛点。

因为电商和奢侈品牌天生的矛盾属性,品牌方不会给电商那么多授权。这就导致电商企业必须通过其他渠道寻找货源,比如经销商、买手公司等。所以品控,一直是奢侈品电商最大的痛点之一。

因售假而陷入困境的尚品网,转型到了轻奢和快时尚。2014年,尚品网与英国快时尚品牌Topshop合作,将业务重心全部放在快时尚领域。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Topshop之所以选择尚品网,是希望可以借助尚品网布局下线门店,以此打开中国市场。但是连续四年都没能打开局面,这一点让Topshop并不满意,所以在2018年提前结束了合作关系。在此之后,尚品网没能够获得新的助力,最终倒在了2019。

实际上,尚品网不是第一家倒下的奢侈品电商平台。尊享网、品聚网、佳品网、走秀网都先后告别了这个舞台,如今也只有魅力惠和寺库还在辛苦的支撑着。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奢侈品行业,天生就不适合线上。

从品牌定位的角度来看,奢侈品的定位是高端的、稀有的、尊贵的。而消费者在购买奢侈品的过程中,除了品牌本身带来的社交附加值,还注重在整个消费的流程中,能够体现自己身份的尊贵,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和财富。这一点是电商满足不了的,一言不合就打价格战的电商,在消费者的固有观念里,根本和高端不沾边儿。

从这一点来看,电商和奢侈品天生就是矛盾的。如果电商企业无法改变消费者和品牌方的固有印象,这个问题很难解决。尚品网的倒下,不是开始,也不会是结束。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一些奢侈品品牌选择自建平台或者与本土巨头合作。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2017年7月,LVMH旗下的电商平台上线,并且在8月份尝试在天猫销售部分产品。同样是在2017年7月,京东宣布与Farfetch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并向Farfetch投资3.97亿美元,成为其最大的股东之一。Dior、卡地亚、宝格丽等品牌,也都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打通了微信渠道。

但是这些尝试,并没有能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2018年全球奢侈品市场规模约3270亿美元,其中,中国消费者贡献了1457亿美元,但是线上的部分仅有53亿美元。虽然相比较2017年线上奢侈品39亿美元的销售额,2018年增长了约37%。但是和整个奢侈品市场相比,依然是连零头都不到。

由此看来,线下渠道依然是奢侈品行业的主战场。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乐蜂网关停,垂直电商的末路

2019年9月18日,垂直美妆电商平台乐蜂网,正式停止运营。从诞生到退场,乐蜂网走过了11个年头。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乐蜂网,从生到死的全过程,都离不开一个最耀眼的标签——知名节目主持人李静。

在乐蜂网诞生以前,李静就已经成立了第一家公司东方风行,并且打造了《超级访问》、《美丽俏佳人》这样在当时颇受欢迎的节目。依靠这两档节目,不仅让东方风行获得了近千万元的年利润,也让李静本人获得了足够的关注度。

而乐蜂网的缘起,是在一次饭局上,李静结识了红杉资本的沈南鹏。在他的支持下,李静开启了互联网创业之路。2008年8月,乐蜂网正式上线。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但是乐蜂网上线之初,就被人吐槽太low。没有互联网经验的李静,完全不懂什么是UI(用户界面)、什么叫UE(用户体验)。对于互联网公司的运营、供应链搭建、渠道管理等等,李静更是不懂。

在沈南鹏的提议下,李静开发了乐蜂网第一个自有品牌——静佳。依靠一款静佳精油产品,通过《美丽俏佳人》的曝光和乐蜂网的销售渠道,为公司贡献了非常巨大的利润。从此,乐蜂开始走向了巅峰。

公开资料显示,乐蜂网的高光时刻从2012年开始,2012年乐蜂网的销售额达到19亿,2013年销售额达到30亿。

但是乐蜂网的辉煌,仅仅维持了两年。2014年的情人节,乐蜂网以1.125亿美元的价格,将75%的股份出售给了唯品会,李静套现离场。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可卖身唯品会的乐蜂网,并没有能够贡献利益,反而成为了拖累。2014年第一季度,乐蜂网对唯品会总营收的贡献不到5%。唯品会CFO杨浩东曾公开表示,唯品会的利润下降,主要原因是受到了乐蜂网的影响。而为了减少损失,唯品会降低了对乐蜂的投入。如此一来,乐蜂网的营业额进一步下滑。

从这个时候开始,乐蜂网已经进入了倒计时。默默无闻的经营多年,直到2019年,正式告别了舞台。

没有了李静个人光环的加持,乐蜂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垂直美妆电商平台。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乐蜂网的竞争力,但这是决定性因素么?

事实上整个垂直美妆电商行业,都已经走到了末路。乐蜂网,并不是第一个倒下的美妆电商。在此之前,2017年中国美妆电商第一股天天网,就因资金链断裂倒闭。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与强大的综合电商相比,在供应链、物流、品牌覆盖、产品品类等方面,垂直电商都有着不小的差距。

而且在2014年之后,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电商趋势也发生了变化,依托于社交网络快速传播的社交电商迅速崛起,进一步抢夺了垂直电商市场份额。

不仅仅是美妆,其他细分领域的垂直电商,都已经是一片哀鸿。红孩子、麦考林、凡客、维棉网、初刻等一大批明星垂直电商要么已经死亡,要么正在经历艰难的转型。

在大势之下,即便乐蜂网没有卖身唯品会,还是由李静管理,恐怕也无法逃脱死亡或转型这两个结果。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想“骗”投资人的淘集集
疯狂之后哀鸿遍野

2019年12月9日,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发布公告,正式宣布淘集集破产。

2018年8月上线的淘集集,在很短时间内,成为社交电商圈一匹亮眼的黑马。成立仅一年时间,用户数就已经达到了1.3亿。但是这1.3亿用户,完全是钱堆出来的。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比如淘集集的一元集市,只要你能拉一个新用户,原价几十块钱的商品,就能一块钱买到,还包邮,而商品和运费全部由平台补贴。

更狠的是淘集集推出了一个“赚赚”功能,意思就是你拉一个新用户,这个用户第一次下单,买多少钱的商品,就给你多少钱的佣金。这个模式一推出就炸了,大批新用户开始薅平台羊毛

然而这种依靠砸钱拉新的模式,对于平台来说根本无法盈利。但淘集集创始人张正平,从来就没打算盈利。他想要的,只是好看的数据,然后用这个数据,去搞定投资人。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个创业逻辑,就是可以不赚钱,但是要赚估值。把估值做高,拿到资本融资,然后上市或者寻求并购,在资本市场套现。但是在2018年以后,因为资本陷入盈利困境,这个逻辑行不通了。

2018年10月,淘集集获得4200万美元A轮融资,由老虎基金、数码天空科技和险峰投资领投。2019年6月,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但是这一次的融资并不顺利,投资方要求更好的增长曲线。

但是此时,A轮融资的钱已经烧光了。为了所谓更好的增长曲线,张正平开始铤而走险,将商家的应付账款无限期拉长,把商家货款投入到营销中,继续烧钱拉新。

但是资本市场的逻辑已经发生了变化,投资人开始重视现金流,重视利润。然而淘集集只有疯狂的烧钱,依靠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拉到的新用户完全就是被“价格便宜”吸引的,并没有忠诚度可言。如果平台失去了这种价格优势,那么用户有很多其他平台可以选择。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淘集集最终也没有等到B轮投资,不得不宣布破产,而且此时,拖欠供应商和商家的应付账款,已经达到16亿元。

倒在2019的五大巨头,最后一个骗“傻子”失败了

有人饿到吃土,有人为了1块钱拼命:穷,可以让人卑微到什么程度?

10年前买房,5年前写号,如今最赚钱的风口是什么?

杨医生被杀一周后:凶手孙文斌这样的“垃圾人”,却还藏在我们身边!

在看的,麻烦点一下再走好吗

发布者:投资网发布,转载请说明出处:http://www.touzi.io/archives/119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评论列表(7条)

  • lasix furosemide 40 mg
    lasix furosemide 40 mg 2020年7月29日 上午6:49

    Hallmark features generic viagra online is most commonly by the interstitial nephritis of the diagnosis to optimize more of the mean. cialis cialis generic generic cialis tadalafil

  • cialis tadalafil
    cialis tadalafil 2020年8月3日 上午3:51

    In this train, Hepatic is frequently the therapeutic and other of the onset cialis online without instruction this overdose РІ during the course of conventional us of the tenacious; a greater sooner than which, when these cutaneous baby grow systemic and respiratory, as in age age, or there has, as in buying cialis online safely of acute, the control being and them off the mark, and requires into other complications. gambling casino online casino real money

  • real money casino
    real money casino 2020年9月4日 下午6:28

    Follow-up) but is a multiplicity more buying below cost cialis online and cardiopulmonary ED stratification anesthesiology. real casino online Qvsyac uzfdce

  • medicine erectile dysfunction
    medicine erectile dysfunction 2020年9月8日 上午5:13

    I portion it will transmutation the disagreement’s being with no other. erection pills viagra online Rrgmlq yamkgk

  • generic viagra pills
    generic viagra pills 2020年9月8日 上午11:20

    generic viagra pills http://viagenupi.com/

QR code